悬赏2亿也要除掉的周云,为何抓卧底一抓一个准?真相竟然是...

周云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

要知道上一秒为了带特战小队逃生,他打开手雷牺牲了自己。

可下一秒,他双手就被绑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绷带。

看到他醒来,周围三个穿着民国风制服的年轻人激动的扑过来:

“队长,您醒了,队长真是福大命大……”

周云一看到他仨,记忆马上翻开,脑海中载入一段新的记忆。

原来自己穿越到了1936年,成了军事情报处行动科三队的队长。

在执行第五次行动时,原主被炸弹给炸死了,结果,从二十一世纪来的周云,便占据了这个身体。

“这下子可麻烦了!”

我堂堂一个根正苗红的兵王,怎么让我成了个特务队长?

躺在床上,周云苦笑起来。

哎!出身是道坎!

脱离现在的身份,跑去找恩来?

可原主老爹是商会老大,老哥是高官,自己身份还尴尬,人家看到自己来了不崩了自己才怪。

还好未来的十年,是抗樱的十年,真正的对手是樱花国小矮子们。

只要自己保持一颗红心,积极投入到抗樱战争中,就算成为军统又何妨?

“队长,兄弟们太想你了!”

眼前这三个眼泪汪汪的三人,是他小队的三个人。

王勇,王敢,刘东。

刘东掏出华子,递给周云:“队长,我给你点上,爽爽先。”

王勇与王敢是一对亲兄弟,刘东是个机灵鬼,平时只抽三分钱的货,

可他的身上,总是放有一包五毛钱的华子,那是给周云准备的。

刘东点好给放到周云嘴里,立即一股浓浓的华子味,在医护室里弥漫。

周云过了瘾,这才让刘东将烟拿走。

精神了,周云又喝了几口水,随即问道:“我躺了几天?”

“队长你睡了三天!”

“那搞老子的人抓到没有?”周云问。

刘东轻声地说:“没有!锤子镰刀们提前得到了消息,埋下了炸弹,所以队长你受了伤。

我们事后搜了屋子,除了我们的人外,再没有其他的人。”

“马的!”周云骂了声:“情报科是干什么的?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吗?”

刘东:“是的是的!看来有人想害队长。如果不是牛老三挡在你的前面,那就……”

周云记得,在爆炸时,首当其冲的是牛老三!

自己被方言给按下了身子,躲过了冲击浪。

“牛老三呢?”

王敢低下头:“没了!”

周云眼红了,牛老三也是靠近自己的人,行动时,是牛老三冲在自己的前面,结果,他死了。

“他家还有什么人?”

王勇知道牛老三的情况:“他父母死有几年了,家中就一个老婆,一儿一女。儿子十三岁,女儿十岁。”

周云想了想说:“王勇,你知道我住处,今天你去我家中,在我的书房桌子抽屉中,有七百法币。

你全部拿出来,给牛老三的家中送去。

你告诉牛嫂子,今后每年,我都会给他们钱,让他们衣食无忧。”

王勇站直身子:“我代表牛老三,谢谢队长!”

“应该是我谢谢他!是他用命救了我一命!对了,方言怎么样?”

周云想起了将自己按下去身子的方言。

刘东笑着说:“那小子没事!他按下你后,自己滑了身子,歪向了一边。

躲过了冲击波。只是受了伤,现在在二院救治。”

周云放下心来,正常情况下,方言救了自己,那他就危险了,

想不到,那一滑,竟然救了方言的命。

“告诉方言,到时我请他吃大餐!也请你们吃大餐。”

带着高兴的心情,王勇他们离开了医院。

也不得不离开,因为科长来到了医院。

科长童虎,不是处长的嫡系,他过来,只是走走过场。

自己的手下重伤,不来的话,难免被人说闲话。

留下了慰问品和三百元的慰问金,童虎离开了周云的病房。

在医院住了二十天,周云伤愈出院了。

住院期间,来了很多探病的人。

情报处的各部门都有人来,处长也来了一次。

周云出院前,统计了一下收获。

收到的水果就有一百多斤,慰问金共有一千七百多元,让他发了一个小财。

周云担任的是小队长,每月的薪金只有四十法币。

组长是六十法币,科长是八十法币。

这慰问金,抵的上周云三年的薪水。

但是,对于大门大户,花钱惯了的周云,这点钱,还不如他每月的零花钱。

周云的家中,每个月给他的零用钱,就有两千法币。

正因为有钱,所以周云能很快在行动科中站住脚,请人吃饭喝酒,拉拢关系。

这世上,没有钱搞不定的人,这钱该花的就得花。

如果不是周云花钱大方,牛老三与方言就不会舍命救他。

这就是花钱的好处。

回到了行动队,周云便被审查了。

这次的行动,除了情报科的消息提供者,剩下的就是行动科的执行者。

周云小队是执行者,他提前知道这个抓捕计划。

除了周云,还有行动科的科长知道,一组的组长知道。

在周云住院期间,行动科的科长与一组组长都经过了审查,

现在,轮到周云接受审查了。

审查的人是军事情报处的副处长带队,一个上校,两个少校。

军事情报处的副处长,是保定系在情报处的带头大哥。

对于处长嫡系的周云,他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周云,我们有情报,显示你在行动前,曾经外出,与人碰头,

所以,我们有把握怀疑你,提前向人泄漏了抓捕信息。”

一上来,副处长便使了大招。

的确,在行动前的三个小时,周云是与人在外面吃饭。

对于副处长的提示,周云没有否认。

“副座说的对,我是与人在一起吃过饭。这说明什么?”

一个少校说:“说明你在吃饭的时候,向某一个人提供了消息,

结果,锤子镰刀们提前得到了消息,便逃跑了。”

周云嘲笑道:“你不会怀疑我这次的受伤,是苦肉计吧?”

那个少校点点头:“我们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确认你与锤子镰刀们使了一个苦肉计。”

周云怒了,站起身来:“确你马的比!你知道吗?

如果不是我的一个队员冲向了我的前面,如果不是一个队员临时按下了我,那么,你就得到地府去审查老子。

老子在前方冲锋陷阵,出了问题,你却说老子与锤子一起唱苦肉计。

你怎么不去唱这样的苦肉计。”

另一个少校说:“锤子镰刀的人意志坚定,不怕死!所以,你有可能用命去唱戏。”

周云知道,这是以副处长为首的保定系在整自己。

自从处长将自己这个嫡系安排到了行动科,就是在保定系中插了一根钉子。

现在,他们是要拨钉子了。

这时候,副处长也说话了:“周云,情报处的深浅,你是清楚的。

如果你不交代问题,那我可不客气了。”

周云看着眼前的三人说:“你们倒是告诉我,应该如何交待。

我本身是没有什么要交待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好!那就试试!来人,给他上刑。”

也就在这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

军事情报处的老大走了进来。

一进来,处长就垮着脸:“你们真的很会审案子,一上来,就确定了周云跟红党在唱苦肉计。

人家不认,就准备屈打成招。

高明的审讯术,改天,有机会,我也这样审审你们,相信也能取得成效。”

处长的话,让那三个人打了一个冷颤。

如果处长这样对付他们,他们相信会按照处长的意思招供的。

副处长忙说:“处座,不是我们屈打成招,而是周云是最大的嫌疑人。

处座,不能因为周云是你的人,你就包庇他。”

副处长这一手耍的好,用大帽子挡住处长。

处长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审讯桌坐了下来,翻看着审讯桌上的记录。

“我刚在监审室监听,好象与这上面记载的不一样啊!”

负责审讯记录的那个少校慌了,忙解释:“处座,说的太快了,我记不全面。”

处长一拍桌子:“怎么个不全面法?拿出去,让大家看,你这记的很全,已经将周云提前认定是红党了。

你的胆子真大,竟然敢在审讯记录上耍花枪。来人!”

随着处长的喊声,马上进来了两个人。

“将他关押起来,好好地审一审,是谁让他这样做的?”

“是!”

那两个人抓住那个少校的手,向外走去。

“慢!”

这时候,副处长开口了,挡住了那两人的行动。

“处座,虽说记录有误,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没有错。”

处长点上一支烟:“怎么没有错?你给我说清楚,不然的话,你们的结局不会好的。”

对于处长的威胁,副处长感到心中害怕。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豁出去了!

“处座!我有证明材料,证明周云外出了。”

处长看了看周云:“周云,你外出了吗?”

周云点点头:“处座,我是外出过,这是三天前与他们约好的,一起吃饭。这有问题吗?”

处长没回答,但副处长回答了。

“你承认外出了就好!

我们这次行动,几个知情人,都没有外出。

只有你外出过,所以,你才是最大的嫌疑人。”

处长看向周云,他相信周云也是有限度的。

如果周云是红的,那么,别怪处长心狠手辣。

周云也从处长的目光中,看到了他的心语。

“处座,我的外出很重要吗?”周云问。

处长:“当然重要!这几个人都有证据证明他们没有罪证。

而你外出了,那你就是嫌疑人了。”

周云呼了一口气:“那情报处外出的人,不只我一个人吧。”

副处长得意洋洋地说:“可外出的人中只有你一个人是知道行动计划的。”

处长点点头,承认副处长说的对。

周云追问道:“如果我外出前,根本就不知道有行动,更不知道行动计划呢?”

副处长大声吼道:“不可能!处长给我下命令是九点,我给行动一组下命令的时间是十点,

行动一组组给你下命令的时间是十一点。你外出吃饭的时间是十一点半,

十三点半你回来,我们行动离开情报处的时间是十四点半。”

处长说:“你接收命令的时间是十一点,那么你外出十一点半,说明你提前知道行动的时间与行动计划。”

“处长!冤枉啊!”

周云叫了起来:“我接收命令的时间是十三点四十分钟。

我外出吃饭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行动。

回来后不久,组长让我去的他办公室。”

处长怀疑地问:“你有证明人?”

周云答道:“有!我上午一直在大办公室,与几个人打牌。

根本就没有离开办公室,更说不上接收命令。

大办公室的所有人可以作证。”

处长看向了副处长一眼,回头对情报科长说:

“马上讯问行动一组三队大办公室的人,证明周云的话的真假。”

情报科长应了声,走出了审讯室。

就这样静了半小时,情报科长回来复命。

“报告处座,我们讯问了十三个人,他们都证实了,周云一直都在办公室,没有外出过。”

处长冷笑地看着副处长:“你还有什么话说?”

副处长擦了擦头上的汗:“处座,说不定一组组长用其他的办法通知了周云呢?”

周云摇摇头:“我保证,他没有用任何的办法通知过我。”

处长一挥手:“带一组组长过来。”

很快,一组组长被带了过来。

处长亲自审讯:“你说你在上午的时间内,亲自将行动通知通知了周云,对吗?”

一组组长也是头在冒汗。

刚才,情报科长带人讯问三队大办公室的人时,他就得到了消息,知道出了问题。

所以,不能再说亲自通知一话了。

“报告处座,我没有亲自对面通知他,而是打电话给他了。”

处长没有任何表露:“电话通知,不难查!

你去通知总机室,查询那天上午,有谁打过电话到行动科一组三队大办公室。”

情报科长又出去了。

一组组长暗自松了一口气。

在那天的上午,他的确给大办公室打过电话,打给了自己的亲信。

而且,他也交待了亲信,如果有人问的话,就说没接电话,那电话是队长周云接的。

一会儿,总机室的主任来了。

“报告处座,那天的上午,行动一组三队的大办公室只打进了三个电话,

一个外线,一个是处后勤打过去的。一个是一组组长打的。”

总机室的主任汇报。

处长再次看向周云:“现在,你有什么话说。”

周云平静地说:“处座,他们这个栽脏做的很巧妙。但是,不是没有破绽。”

处长冷笑道:“那你说说,破绽在哪?”

周云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大口:

“第一个,那天,我一直在大办公室与人打牌。

我接没接过电话,一查就知。

第二,也就是最方便的行事,处总机室对各科室队组电话有监听,

让他们拿出监听录音来,也就知道了,我接没接电话。”

对于总机室监听之事,许多人不知道。

这是处长亲自安排的。

但是,周云知道,那是因为军统对内对外的监听之事在后世是上过电视的。

被周云揭穿,处长没有发怒。

现在,是针对保定系的反击时候。

所以,处长命情报科长查三队的人,问周云是否接过电话,

同时,让总机室主任,将一组组长的电话录音拿来。

在总机室主任去拿电话录音时,副处长等人便感到惊慌了。

这次行动,他们都计划好了,结果,马上就要露馅了。

他们知道,这次问题出来后,他们就危险了。

军统成立时就有话,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进了军事情报处,就不可能再调出去了。

不调出去,又得罪了处长,犯了事,那么,就只能躺下了。

一组组长很快就瘫倒在地,他爬到了处长的身边,却被人给踢到了边上。

处长不听他的话:“等听了录音再说。”

录音啊!

就是这个该死的录音。

谁想到,处长竟然对内进行了监控!

副处长已经看到了自已后面的生活。

如果处长不忌讳保定系,那么自己就会躺下去。

如果处长给保定系的面子,那么就会在军事情报处内,让自己无职无权无钱地生活下去。

想调走?没门!

一会儿,总机室的电话录音被播放了。

一组组长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周云,而是通知他的亲信,让他监视周云。

再过了一会儿,情报科长回来了。

“报告处座,调查了十五人,有十三人证明周云一上午没有接电话,只有两人证明周云接过了电话。”

处长站起身来:“马上将那两个证明周云接过电话的人抓起来,审讯。

另外,将这几个人也抓了,审讯他们!

我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栽脏陷害周云!是谁让他们做的。”

处长的手指,分别指向行动科科长,行动科一组组长,还有那两个审讯周云的少校,最后,处长的手指指向了副处长。

一组组长痛哭流泪地爬向处长,请求处长开恩。

他知道,处长不敢杀副处长,顶多是关起来。

但是,处长肯定会杀了自己,毕竟自己做的事,是针对处长的。

但是,一组组长失望了,处长看都不看他,带着周云出了审讯室。

来到了处长办公室,周云对处长行礼:“多谢处座救我!”

处长摆摆手:“我了解你!别人可以是红党,但是你不可能是红党。

是我将你调来军事情报处的,不可能让你白白地被人冤死。”

说到冤死,周云气愤道:“这些人怎么能这样!”

处长丢给周云一支烟。

周云马上上前,打燃打火机,帮处长点燃烟,自己却没有抽烟。

处长吸了一口烟说:“保定系近年来,每况愈下,所以,他们对黄浦系不断的出手。

这一次,他们竟然在我的地盘下手了。哼!

我会让他们知道,军事情报处,不是他们能下手的地方。”

周云连忙点头:“军事情报处,是处座一手一脚弄起来,决不能让外人插进来。

对了!处座,我们可以借此弄一下。”

处长看向周云,指了指周云手上的烟说:“点上,慢慢说。”

“处座,我们这次行动,肯定是被泄密了。

红党提前得知信息,并布局了杀局,

如果不是牛老三以命护我的命,我爹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处长问:“你有什么想法?”

周云:“时间太长了!我想查,也查不出什么。

可是,我敢肯定,这个泄密的人,一定是我们情报处的人。

这就说明,红党在我们内部,有奸细。”

处长点头认同周云的观点:“你出事后,我就查了。

知道这个行动的人,军事情报处有十多人。

可是查到最后,却没有一点线索。”

“怎么有十多人知道这个行动计划?不是要保密的吗?”

周云感到很奇怪。

“我办公室的人有两人,情报科知道红党位置的有四人,加上保定系的四人,最后是你。

本来,我是要追查下去。但是,这事不是好事。

如果让校长知道军事情报处中有问题,那么,对我,对你们都不是好事,所以,最后,我便压了下去。

想不到,保定系这帮人,竟然跳了出来,将事情翻了出来。现在,不查都不行了。”

周云眼一转:“处座,这一下就好了。红党的联系人有了。”

处长笑了:“你说是保定系的那些人?”

周云忙否定:“保定系树大根深,但是,我们可以说是一组组长。”

“你要报复他?”

“处座!不存在报复一说。我举报一组组长是红党。”

处长将烟头按在烟灰缸内:“举报要有证据。”

周云也将烟头轻轻地按在烟灰缸中。

“处座,一组组长知道行动的内容,按照规定,他应该在那天上午通知我,但是,他没有通知我,并设计陷害我。

这说明,他的心中,另有想法。

就算黄浦系好,保定系好,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对付共党。

从这方面说,保定系不应该扣下行动计划。

那么,这一次的行为,就是一组组长的个人行为。”

处长感兴趣:“分析的不错!继续说。”

“处座!一组组长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认为,他就是红党份子。并且是他通知了红党。”

处长站起来,在屋内转着走了一圈:“我派人调查了他,他在那天的确没有外出,也没有向外打电话。”

周云垂头丧气地说:“时间太长了,再查也就困难了。只是好了那个家伙。”

处长笑了,他看到了周云的想法,就是想整一组组长。

不过,处长也从周云的话语中得到了启发。

既然查不出来,那就不查了!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就将一组组长定为红党奸细,这样一来,既遮了丑,又立了功!

一举两得。

第二天,周云上班的时候,便得到了一个消息。

军事情报处破获了红党渗透案,一举抓获了红党的潜伏份子,也就是原来的行动科一组组长。

随着红党案定案,牵连到了一批人。

副处长被免职,高高挂起,挂了一个顾问衔。

行动科科长被降职,调到了西安站,担任副站长。

要知道,那可是红党的地盘,还不知他有没有命回来。

军事情报处共有七人受牵连,这七人免职后,留下了一批职位。

除了上面调来了一个副处长外,其他的都是内部提升。

在别人争的头破血流,削尖脑袋谋求职位的时候,周云却在边上观风景。

他没有参加其中。

周云是今年军校刚毕业,毕业后便来到了军事情报处。

军校毕业后,他便是少尉军衔,来到了军事情报处,就是少尉队长。

军事情报处的处长是上校军衔,副处长是中校军衔,

下面的科长是少校军衔,组长是上尉军衔,队长是中尉军衔。

副队长是少尉军衔。

周云一毕业,就授了少尉军衔,来到军事情报处,应该是副队长级别的。

但是,处长给了他队长职位。

于是,他的职位军衔是中尉。

其实他的叙任军衔是少尉。

叙任军衔,又称为正式军衔,是民国军衔制度中,军官军衔区别于职务军衔的正式军衔。

按照规定,叙任军衔的提升有严格的要求。

少尉升中尉一年半,中尉升上尉二年,上尉升少校四年,少校升中校三年,

中校升上校三年,上校升少将四年,少将升中将三年,中将升上将用选升。

所以,周云知道,自己的任职军衔升不了,叙任军衔更难升。

当队长才几个月,不可能去争当组长,也就不去争职。

虽说周云不去争官,但是,幸运还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升组长是不可能的,职务没升,但是,周云的叙任军衔却意外的升了一级。

处长说,这是对周云差一点死在红党的手上的奖励。

少尉升中尉!

周云只用半年的时间,便走过了别人需要一年半才走完的路程。

不仅周云升了军衔,其手下也沾了光。

这一次行动科大调整,撤了不少人,也升了不少的人。

借着这次机会,周云将原来的两个副队长给挤了出去。

那两个家伙,与周云不同心,留着只会坏事。

所以,周云单独向处长申请,调走了他们,去其他的小队当队副。

周云则是将自己人给提了起来。王勇,被转为军官,授予少尉军衔,担任副队长。

另外的一个副队长,也没有落到别人的手上。救周云的方言,被提为副队长,授予少尉军衔。

方言与王勇的提升,都没人说闲话。

平时在三队,周云做什么事,都绕开了原来的副队长,直接将命令下达给王勇与方言。

再说,方言为了救周云,差一点死了,拿到副队长,他值的。

行动科的新任科长,叫谭维先。

是原来的情报科的副科长,这一次清算了保定系的人后,处长将他提了起来,担任了行动科科长。

而行动科一组的组长,则是将原来的情报科一组一队的队长提了起来。

这个人是保定系的人。

清算保定系,不是说要赶走保定系。

毕竟保定军官在国民革命军中,占有很大的势力。

各个部门,都有保定系的势力。

所以,军事情报处想要赶走保定系是不可能的。

只能是慢慢地将保定系的势力排挤出去。

要知道,前一个副处长是保定系的人。

新来的副处长,依然是保定系的人。

对于谁当一组组长,周云没有意见。

只要不象原来的一组组长那样针对自己,周云还是会听指挥的。

就是想对付自己,那些人也不敢再耍把戏了。

这一次,让大家都知道了,处长在军事情报处内部的监视力度很强,

象上一次针对周云的行动,千万不要再做了,谁做谁倒霉。

新的一组安排好了,同时,也调了一下。

原来的三队,也就是周云的小队,被重新定为一队。

全队的人员不变,就是换了一个名称,三变一。

原来的一队,变成了二队,原来的二队,变成了三队。

在一组的会议上,周云还是感到了被针对。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十分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